旅行|日本盛岡白龍炸醬麵

過馬路還會回頭致意的友善城市

在哪邊你可以看到過了馬路的路人還會回頭和等紅燈的車子鞠躬?

答案就是盛岡

一個抬起頭來就能看到南部富士岩手山的城市。

從JR盛岡站出來,搭乘循環巴士,很可愛的蝸牛號就能繞著城市中心一圈,其他的幾乎都可用走漫步抵達,我們那時時臨2月,天氣正寒。

路上兩側均是鏟雪,還很濕滑,可因為冷的緣故覺得呼吸都很乾淨。沒有過高的建築,抬起頭就是無邊無際的天空,而沿著河岸走,很急速的流水流過河川,街上路人不多,三三兩兩。

搭到著名的盛岡城跡公園下車,這是東北難得少數的石垣城牆,不過也只剩下巨大的石塊城牆。

常說南部鐵器,但其實不在日本南部,而是鎌倉時代征伐有功的武將南部光行後獲封陸奧國糠部郡,也就是青森一帶,故至今青森東部到岩手縣的區域也稱南部地方,是以這裡出產的鐵器就叫做南部鐵器;街道上和展示中心也都是以鐵器、鐵壺為主,也是當時我們來訪最主要的目的。

趁著十一點半還未到中午,對面的上班族還沒午休之際,我們連忙先到城跡進來巷子吃麵。

盛岡是麵都,知名的三大麵:椀麵(わんこそば)、炸醬麵(盛岡じゃじゃ麺)、冷麵,招牌從出車站就隨處可見,其中這天吃的白龍就是盛岡炸醬麵的發源店,也幾乎都是日本媒體介紹盛岡炸醬麵的必訪店家。

擠進小店門帘,長方形的空間,左邊一半正在煮麵,大鍋湯水咕嘟咕嘟冒著熱氣,一瞬間讓身體暖了起來;右邊則是夾縫中放著幾張桌子,已經坐著的都是穿著西裝的上班族,腳上放著扁扁的公事包,而桌上擺著吃法介紹以及各種調味料。

不久,麵即煮好上桌。剛煮好的麵條上頭放著搓絲的小黃瓜、薑泥、紅薑以及一大團的肉味噌,說是炸醬麵但當然和台灣有著炸醬丁的印象不同,主力全在那團味噌。

先直接攪和之後原味吃,麵醬味道不重,和中國的擔擔麵大相逕庭;不辣、沒有明顯絞肉、沒有芽菜豆芽、蒜末等料,更接近是肉味噌,不過吃了有種很耐吃的感覺。

和開,攪拌,首先先吃原味。麵條韌而有嚼勁,沒湯汁的麵條,咬勁最為重要,加上薑泥味噌,吃起來很爽口;接著按照說明可以在依喜好加入辣油、香油等等,不過看隔壁幾桌的,都是一上桌就熟門熟路的這罐倒一些、那瓶倒一點,接著和在一起,吸哩呼嚕。

簌簌聲和咕嘟咕嘟聲不絕耳的雙重奏,趕走了外頭的寒氣,抬頭一看,已經排隊到外頭去,一碗麵也已剩下醬料在底,但這時候才是盛岡炸醬麵真本事的開始,而我們一直瞧著其他桌到底怎麼做。

把放在桌上的雞蛋敲破,生蛋三層飽滿的立在碗中,然後交給店家,沖一杓熱湯進去攪拌,馬上變成加料版的蛋花湯,各種味道被雞蛋中和,在最後喝完這碗湯實是寒冷的盛岡裡最棒的享受(而且碗也洗乾淨了,真聰明。)

當初老闆發想的起源就來自他曾住過的中國滿州,戰爭過後返日也將這碗麵就像日本其他的料理一樣加以改良,變成了日式口味;此外盛岡冷麵則是來自朝鮮,可以說在盛岡三大麵裡頭看見了戰爭和時代的遷徙。

離開熟悉,就是旅行。

白龍走出去就是櫻出神社,冷澈的水一淋加上冰冷而新鮮的空氣更讓我們精神一振,誠如木板上簡單寫著的「洗心」。旁邊又重又厚的古老城牆讓人遙想著以前矗立的情景,彷彿聲音都被雪吸進去的沉靜,宛如鐵壺堅硬而穩重煮著水的存在。

走著冷著,突然又很想要再來一碗。

盛岡白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