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聲音的味道

有些味道,我們是用聲音來記得的。

嗚嗚~那個水壺煮滾的高昂叫聲,叫到你都擔心到底是哪一家沒關瓦斯會不會燒乾爆炸,後來才知道那叫做「麵茶」。

當啷~清脆的鈴鐺聲,悄悄地怕是會吵到巷子似的,開門出去一座滿是玻璃櫃的三輪車一層層都是小菜。

饅頭~毫不遮掩,喉嚨很強壯的老伯,遠遠的你就聽得到,雖然說你最愛吃的是他的三角型豆沙包,可最愛看的其實是他掀開那車上的棉被,然後像是有聲音烘~的一聲似的,濃濃的熱氣衝出來染白了整個眼睛。

滴、滴,也有這個聲音,不用叫喊,竹節似的答答敲著,一台機車載著一個分兩層的玻璃櫥櫃,前面還有薄鐵做的三個格子。上層的放著橢圓形的潔白糰子,下面放著一大塊琥珀色的東西。你點了,於是他熟練的拿起一顆糰子,用小刀切開,塞點芝麻進去,然後放在薄鐵格子中的糖粉滾啊滾。

「我用的可是貢糖壓碎的喔,這樣才不會太甜啦。」戴眼鏡臉色潮紅的阿伯嘴角微微上揚5度的說。

一個一個放在塑膠盒裡,回去要快點吃,因為重疊的地方很快就會濕黏,那表面花生的口感就沒了。

「啊啊我還要一個菜燕。」

台式的冰涼小果凍,洋菜做的,很懷念和簡單的甜味,很現在在街頭小巷偶而才能遇到的甜味,但就像是涼菜燕放久了一樣,很快就會滲水而走味了。

AICU-不鏽鋼餐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