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快和美耐皿說掰掰。

了方便,有時候犧牲的是安全。就像是美耐皿(Melamine)。

我始終不明白,倘若大家對於當時毒奶粉事件(將工業用的三聚氰胺粉加入奶粉中藉以提高減少奶粉的使用。)避之惟恐不及,那麼為什麼對於每天都使用三聚氰胺的餐具卻處之坦然

俗稱的「美耐皿」其實就是使用三聚氰胺與甲醛經過高溫高壓塑型之後的聚合物,因為成本便宜、容易加工,因此不論盤子、大小碗、湯杓、湯匙、筷子等等都可以做,對業者來說更是耐摔好用,因此久而久之,不論大小餐廳幾乎都找得到美耐皿的蹤跡。

美耐皿,一點都不耐。

然而根據已故的台灣良心-毒物專家林杰樑就曾呼籲過美耐皿「只要裝超過40度以上高溫熱湯就會使微量三聚氰胺溶出。」,並且若發現美耐皿餐具上有刮痕、裝酸的或是已經用很久而褪色,這些都是危險警訊。

「美耐皿餐具在餐飲業與一般家庭廣泛使用,雖號稱可耐110度以上高溫,但外表不變形卻不代表絕對安全。事實上,如果用來裝盛40度以上高溫熱湯,就會使微量的三聚氰胺釋出,溫度越高釋出量越高,長期暴露,可能提高罹患腎臟結石、輸尿管結石風險,對人體有害。」
— 林杰樑醫師

可是我們卻可以輕易觀察到像是:高溫上頭有層油的牛肉麵、吃水餃必配一碗的酸辣湯、外帶最快的炒飯燴飯、下班聚會的百元熱炒,還有街頭巷尾都有的滷肉飯,一留心就會發現這些幾乎每天都吃的外食,用的幾乎都是美耐皿。

高溫又油的牛肉麵卻往往都裝在美耐皿碗公裡頭,很美味,很危險,很可惜。

高溫又油的牛肉麵卻往往都裝在美耐皿碗公裡頭,很美味,很危險,很可惜。

不論餐廳小吃,麵和小菜也多用美耐皿餐具。

不論餐廳小吃,麵和小菜也多用美耐皿餐具。

豬肉、牛肉、羊肉燴飯,台灣獨有的沙茶味道,卻同樣用已經褪色的美耐皿裝盤。

豬肉、牛肉、羊肉燴飯,台灣獨有的沙茶味道,卻同樣用已經褪色的美耐皿裝盤。

美耐皿,一點都不美。

因此我們怎麼可能會懂得美,假如只是使用美耐皿。

那著手沒有溫度,造型沒有美感,只有表面異常鮮豔的附庸風雅;你不會想要兩手捧起,也不曾留心,當吃完之後它們在空蕩雜亂的桌上,像是被遺棄的孤兒一般,置若罔聞。

好的餐具,就像是衣著一樣,你會因為今天要去哪兒而特別考慮搭配,也許是白色麻紗的上衣和寬版水洗藍染成帶鐵灰色的褲裙,加上一雙穿很久早就柔軟的鞋子,即使太陽再熱這樣穿就像是微風徐徐。

好的餐具,也像是綠葉一樣,相襯著上頭的料理。用著一只陶碗和用美耐皿甚至塑膠碗,即便裝著是同樣的滷肉飯,吃起來也絕對不同,不僅是口味而且是美感。

即便是相同的烤土司,若放在特別買的陶盤中,突然就覺得可口了起來。

有這樣的器具,動作也會溫柔了起來。」,因為在使用的過程中必須用心。就像是我們每次去新宿總會在疲累中找一餐特別留給一家連鎖的茶泡飯。

一壺高湯、一碗已經裝了菜料的白飯、兩種小菜、一小碗胡麻豆腐。提起壺把將高湯注入,因為燙,你會自然而然的一手提起一手壓住上方的蓋子好小心茶湯溢出,因為小心,多了份心,不再只是邊看手機,就形成了一個輕柔優雅的姿勢。

美感存在於堅持,即便是普通的茶泡飯連鎖,一食一飲,也是用心。

美感存在於堅持,即便是普通的茶泡飯連鎖,一食一飲,也是用心。

同樣是連鎖店的燒牛丼,用的也是粗陶碗。不是做不到,是要不要做。

同樣是連鎖店的燒牛丼,用的也是粗陶碗。不是做不到,是要不要做。

美感一旦拋棄就會放棄

美感是需要培育,需要時間養成,但是一旦拋棄很容易就會放棄;美感代表的更是一個人的個性,也是台灣現在最需要的東西。

「因為客人太容易打破碗盤了!」很多餐飲業者也許嗤之以鼻,但是從事飲食最重要的基礎認知不應該是「吃就是生命」嗎?使用不安全的餐具,上頭的食物再美味,又怎麼能夠讓客人安心?

而且就像很多東西一樣,因為我們選擇了方便和容易,因此導致我們也喪失了一些對應的能力;因為美耐皿很方便,因此我們再也不懂得要珍惜和欣賞餐具、因為傳訊息很方便,我們也忘記了該怎麼真的面對面和人交談、因為不沾鍋很方便,我們再也不懂得好好養一只鍋子,一同成長的感覺。

飲食不只是口腹之慾,你吃什麼你就是什麼;你用什麼吃,生活就是什麼樣子。

但它不是砸錢就買得到,也不是抱抱佛腳就可以得到,只有用心張開眼睛才能看得到。

京都知名的甜點,倘若改用美耐皿裝紅豆或葛粉,還會吸引人嗎?

京都知名的甜點,倘若改用美耐皿裝紅豆或葛粉,還會吸引人嗎?

日本四處可見的拉麵,也沒吃過裝在塑膠或美耐皿裡頭的。

日本四處可見的拉麵,也沒吃過裝在塑膠或美耐皿裡頭的。

即將搬遷的築地場外,有名的內臟丼,大家站著吃,每天來往客人無數,可用的仍然是陶碗。

即將搬遷的築地場外,有名的內臟丼,大家站著吃,每天來往客人無數,可用的仍然是陶碗。

盛岡知名的白龍擔擔麵,吃完之後打顆蛋再沖高湯變成蛋花湯,若是美耐皿怎吃得安心又不燙手?

盛岡知名的白龍擔擔麵,吃完之後打顆蛋再沖高湯變成蛋花湯,若是美耐皿怎吃得安心又不燙手?

台灣美感,從汰換美耐皿開始。

台灣小吃澎派,焢肉飯滷肉飯雞肉飯、蚵仔煎蛋煎蚵仔麵線、碗粿肉粽臭豆腐、鹹酥雞炸雞排蔥油餅...無一不是一寫起來就讓跟著讓人流口水的字眼,可是能不能讓那姿態更加優美?

不同的茶壺,不同的美麗姿態。

不同的茶壺,不同的美麗姿態。

一盤青菜沙拉,底下的盤子也是另一種美味。

一盤青菜沙拉,底下的盤子也是另一種美味。

既使是平常的焗烤土司,用亮黃的盤子盛著就是相得益彰。

既使是平常的焗烤土司,用亮黃的盤子盛著就是相得益彰。

請先一起從家開始,不論是為了安全為了美味還是為了美感的培育,請一起將家裡的美耐皿都拋棄,用你覺得眼睛或手會感動的餐具來替換,不管是木盤、陶瓷、玻璃等等怎樣都好。

因為久了你會習慣。習慣一雙好筷子又尖又順手的好夾、鎚打叉、攪拌棒那細長又堅韌的手感、一把好的菜刀、一個好洗又快速加熱又不沾的好鐵鍋、一群耐酸耐刮好好用的不鏽鋼小幫手...。

美感是一種回不去的快感。

請一起和美耐皿說掰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