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執行長說書|秋川滝美的黑心居酒屋

老闆娘又會端出什麼東西呢?明明是已經吃飽的肚子,卻又不自覺的滿懷期待的走進這家居酒屋...

用平凡的食物卻拿來和客人收錢,這種行為不是黑心是什麼?

秋川滝美的黑心居酒屋中文版已經發行兩本,第一本在過年前朋友從圖書館借到後轉來看,第二本則是初二時在滿是人潮的信義誠品架上翻完。

然後,很想要家裡附近總也有這樣一家再平凡,卻用心不過的黑心居酒屋。

吃到像是第二集中這道再黑心不過的豆腐鑲肉

將油豆腐裡頭挖空,塞入經炒過調味的絞肉,然後放入烤箱中慢慢烤到外酥內軟;咬在口中本能的就會小心燙,酥酥的稍用力咬下之後,裡頭香氣四溢、柔軟,然後是鹹香肉汁一口氣在口中噴出來,呼呼呵著,再喝下一口冰日本酒。

齁齁。

故事大意是兩姊妹繼承了家業,不苟言笑的廚師父親和擅於招待外場的母親共同留下來的在老商店街內的小居酒屋。

商店街的熟客們,每日帶來不同的人生問題,而總在姊姊細微體貼觀察客人中,以食物和酒的人情溫暖中,找出解決方法。

看著小說時,我一直想到日本酒必讀漫畫-夏子的酒作者尾瀨朗另一部作品-藏人

認識日本酒最簡單又好看的方法之一就是去找這套夏子的酒來看。

認識日本酒最簡單又好看的方法之一就是去找這套夏子的酒來看。

從酒米到釀造都有確實的步驟介紹,了解釀酒匠人-杜氏的精采。

從酒米到釀造都有確實的步驟介紹,了解釀酒匠人-杜氏的精采。

因為同樣是女主角和媽媽經營一家小居酒屋,從認識日本酒開始推薦搭配酒菜,到發現如何體察客人,到最後練就一手溫酒的高超手藝。

另一部藏人,不只講酒,有更多關於如何服務客人,而那絕不只是遞上菜單、彎腰稱謝而已。

另一部藏人,不只講酒,有更多關於如何服務客人,而那絕不只是遞上菜單、彎腰稱謝而已。

日本酒,從酒米的選擇、釀造的方法、精米的比例、好水的搭配、發酵的程度,到即便完成之後,在不同溫度的表現,都有著無數變數的可能性,不一定只有冷飲好喝,也非僅有吟釀、大吟釀就是絕佳。

此外像是這些下酒菜

雞胸肉切成一口大小,裹上太白粉後油炸到變色就起鍋,放上蘿蔔泥、梅肉、切細的紫蘇,最後淋上醬油。

現炸竹莢魚(經過回炸後徹底酥脆),泡在冰的三杯醋中(醋/醬油/味醂1:1:1)一下子就起來,冷中帶熱,酥中帶勁的滋味。

豆腐瀝乾水份,裹上薄太白粉,高溫由炸變色後起鍋,放上生薑、蘿蔔泥、大量蔥花和柴魚片,記得要加小豆島醬油,潤而不鹹。

炸好的雞翅加醬油和酒和辣椒醬的混調,塗抹在雞翅上面烤,最後加上檸檬出菜。(搭配泡沫滿滿,酒杯一定要先冰鎮過的啤酒。)

鹹蛋苦瓜,將苦瓜切半後,把籽和瓜囊刮乾淨,切成薄片後抓大量鹽,等變軟後以水沖掉再燙過。然後先炒五花肉,炒出油脂後加入苦瓜片,再加入用手掰開的豆腐,等到豆腐變色,將蛋汁打入,用酒和醬油調味後即可。

…這些都是再平凡不過的料理,可就像是深夜食堂、孤獨的美食家,以及任何一處去日本白日旅遊完,夜晚還想晃盪,於是走入垂廉未知的店家裡頭,你期待,或意料之外的暖暖感動。

「即便被七個人視為不及格也不認輸、不妥協,繼續以滿分為目標。一開始就算只有三個人,只要一步一腳印地慢慢增加就好了。」

看第一遍,只想抄下食譜試做,看第二遍,沒負擔的翻閱。

秋川滝美的黑心居酒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