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牌|大稻埕柏祥號鐵皮刻字

大稻埕柏祥號鐵皮刻字

圖/文|AICU執行長羅英維

從延平北路走進去巷子裡,麻雀撲上撲下的公園旁,三角窗佳興魚丸的店員們正煮著一大鐵鍋的魚丸,在滾沸的湯頭裡頭載沉載浮,香氣四溢。

柏翔號鐵皮刻字就在魚丸店旁,長形老屋,你看不見裡頭全長,只有就近小巷這窗,以及頭上這盞燈光下的工作臺,上頭放滿了黝黑發亮的刻字工具,以及掛在牆上一塊又一塊的歲月昏黃。

鐵皮刻字曾經紅極一時,那也是福爾摩沙烏龍茶的全盛時期,而後舉凡小學椅子上、道路工程、小貨車車身...,然而也就像是VHS變成了DVD,3.5磁片成了隨身碟,到現在全都成了雲端串流一樣,這個世紀的時間比起以往,更像是多了幾雙翅膀,不停的斷捨離,無法顧及來不及跟上的,往未知的目標全力飛行。

AICU新工作室成立之前,就已經期待能有這樣一塊招牌,是留住時光也是因為那裡頭一橫一刻、一豎一撇的從熟能生巧,到堪稱技藝的職人作品,怎麼樣也應該要擁有一塊才行。

第一次去,門口緊閉,按了按鈴,沒想到斜對面二樓陽台傳來聲音:「燒等一勒,他等一下就下去。

卻原來住家就在對面,好有趣。

74歲的林柏占師父遂穿著上頭敞開的襯衫下來,拿著鐵尺開始討論起已經準備好的LOGO圖稿這邊該留多少、天地該放多少、鐵皮招牌是內凹還是不留?

這面1,500元。

啊這種要多久才會變得像是這一面這麼鏽?」我指著師父背後一面鏽的漂亮的鐵皮問說。

這個喔? 這個已經放20年了啦!」師傅呵呵笑的連眼睛都瞇起來。

「牆壁上每一面都是台北的記憶。」

「牆壁上每一面都是台北的記憶。」

現在有很多故意做舊的鐵板刻字,多是雷射刻字之後,自然生鏽太久,化學藥劑噴灑做舊較快。

揣著一懷抱開心的離開柏翔號,走到大橋頭下停車場時發現時間正好,再等一下就是六點,儘管夏日日頭晚下,依舊整街明亮,不過所幸延三夜市小吃準時開張。

炒羊肉、大腸煎、豆花、湯圓、番茄切盤...,老招牌,老味道。

師傅手工很快,過沒幾天就打電話通知已經刻好;趁早下班,興沖沖的在車陣中再次前往,只見師傅從一堆也即將掛上不知何地的招牌中抽出AICU LOGO行李箱小李子,大大的眼睛用兩邊像是帶眼睛一樣的方式固定住,就是設計師當時故意在字體中留下的細小不規則像是墨跡一樣噴濺的痕跡,也完美的手刻出來。

一發現還是有點小瑕疵,師傅立刻又拿起工具修除。

一發現還是有點小瑕疵,師傅立刻又拿起工具修除。

彭喜埶大哥的發想、惟之的設計、林柏占師傅的手工技藝。

新的鍍鋅鐵皮還發著模糊的光亮,可我知道不久,它將安靜地褪去那光,等著時間替它換上一襲任誰走過都得多看一眼的新裝。

柏祥號鐵皮刻字

地址|台北市大同區民樂街173號
電話|2553-7726
營業時間|8:3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