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雜草稍慢,走一趟山,吃頓雜草水餃。

旅行|雜草稍慢

常不務正業的執行長,上週和朋友來到台北城南蟾蜍山,吃雜草水餃。

不一定是出國才叫旅行,其實離開熟悉,就是旅行

比如原來羅斯福路四段,台灣科技大學旁,這山頭就是你我所未見的台北。

這麼近,那麼遠。

這日和致力於開發台灣農產新面貌的朋友集合後,戴著草編帽的芝宇就熟練地拿起竹簍,這但凡山民作業最佳道具,然後帶著我們離開熟悉。


先插話說說竹簍

竹子生長快速,相較木頭容易加工,且輕巧,因此早期為人所用,不過後來被塑膠材質取代,實在可惜,更多編織技術更是失傳。

但其實竹子透氣,舉凡過篩曬乾,甚至就是當做底盤擺飾,什麼東西放在上面都更加美觀。

若你也喜歡,記得在台灣多濕之下,用完記得擦乾然後放在通風處,避免濕氣即可。


雜草稍慢15.jpg
雜草稍慢23.jpg

在回來話說芝宇就這樣赤足地走入雜草之中,手不停地採著各種嫩葉,我們都還來不及記下她說的名稱,不一會兒已經一大簍。

雜草稍慢57.jpg

真能吃嗎?」我邊拍邊想著。

走回,到依著山坡走勢蓋的在地媽媽家中,剁碎雜草們,和入絞肉,現成水餃皮,鐵鍋煮水下餃子。

鐵鍋廣口,升溫快,撈起來也方便,說起來煮麵煮水餃,比湯鍋更好用。

雜草稍慢60.jpg
雜草稍慢68.jpg
雜草稍慢74.jpg
雜草稍慢77.jpg
雜草稍慢83.jpg

啊,可還真是好吃!」我說,大家也眼睛放光,異口同聲地說。

從沒吃過,也想像不到的味道,清爽,像陣風一樣的掠過,有微甘、微甜、苦澀,簡直再多都吃得下。

而只是這樣旁邊小山坡一繞,竟就已成一餐,原來我們日日走過,日日忽略,從沒注意過我們的腳邊。

誠如雜草稍慢寫的:

採集的目的,不是覓食,而是讓我們照見自己。
大自然讓我們看見,自己的脆弱,奇蹟,
與無限可能。
雜草稍慢31.jpg
雜草稍慢3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