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去動物園,不要只是匆匆走過。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k3 preset

動物園裡的黃牛

圖/文 羅英維

我還挺愛動物,不過話說回來動物也挺愛我。

印象最深刻就是第一次去四方鮮乳牧場產地探訪時,才靠近欄杆,一堆乳牛就主動靠了過來。

歐?難得陌生人來牠們會自己靠近耶~

所以我很愛去動物園,特別是某次還在議會的時候有機會進去作業區,突然在一般走道拐個彎,竟然推開像是草牆一般的門,宛如進去了不一樣的世界。

台北市立動物園這幾年來在Youtube頻道上相當認真,也越做越好,幾乎成了我每開Youtube必優先看的。

從穿山甲(動物園的片頭LOGO就是隻穿山甲,而且台北市動物園有著世界首屈一指的飼育經驗)從小到大,到水獺家族、到野驢(最近生小孩)、到之前大金剛寶寶去荷蘭。

我每集都看。

而有一集印象很深刻的是台灣動物區(就是大門左手邊)裡頭有隻水牛,叫做銀河,因為動物園要開發昆蟲谷,但裡頭雜草叢生,清理很是費力,於是乾脆出動水牛銀河。

影片中的水牛開心的又跳又吃,又踩又踏,看著螢幕前的我幾乎要淚眼朦朧,馬上給動物園按個讚。

動物園0016.jpg

這是多好的方式啊~不只是關在那兒而已。

啊,但今天說的是銀河旁邊的黃牛。

台灣約三百年前,引進水牛(耕水田)、黃牛(耕旱田),我還記得有一個童話故事是水牛和黃牛互換衣裳的故事,因為呢。

總之上回去,正在和泡在水池中的銀河看對眼(水牛會透過泡在泥水中增加皮膚上的泥巴,乾硬了就正好阻擋蚊子叮咬。)

就看見黃牛竟然走向柵欄,這簡直就是像押對世足賽的機率一樣,我連忙跑過去,結果是一個大姊正幫著黃牛抓抓背、抓抓屁股,抓抓黃牛自己抓不著的地方。

大姊就是不求人就是了。

這機會可不是常有的,牛是很溫馴又聰明的動物,只會給認識的人這樣摸;你想想看如果你是動物,然後每天被一千人個人說:啊牛耶、啊好可愛耶,你會不會煩?」我說

哎呀,如果每個人都像你這樣懂動物的心情就好了~好多人還說我變態,摸牛的屁股呢。」大姊在我邊和外甥女解釋完之後主動對著我說。

我還記得金剛寶寶去荷蘭之前,被動物園安排在一間透明的隔離區,因為只有一透明牆之隔,牠壯碩的背影只對著人;又像是無尾熊乃至許多動物,其實都不願對著遊客,大抵還是圓仔最歡樂。

你看你看!是乳牛耶!」這時,就有一個媽媽走過來邊大喊。

這不是乳牛,這是黃牛。」我還沒轉過頭,就已經脫口而出。

「喔。」媽媽楞了一下。「ㄟ~是真的牛耶!」 「媽媽,牛好臭喔!」腳邊戴著眼鏡的小孩捏著鼻子叫道。

然後她們沒停下腳步的就走過去了。

以前是保育員的大姊默默無語的繼續刷著黃牛的屁股。

這些動物們被關在這裡,你可以說當然比身在現在殘酷而日益狹小的真實世界來得好(畢竟黃牛還水牛現在誰還要養),也當然是為了保育物種而存在(像是金剛寶寶、像是非洲野驢)。

但是經過的時候,既然都頂著豔陽去了,能不能好好的先閱讀柵欄前的公開說明書?

能不能好好的停一下,別滑手機、別只顧著拍照,給牠們一個機會好好認識牠們?

不要讓孩子叫囂、不要覺得動物就應該轉過來、不要拍打、不要匆匆而過。

能夠和動物對上眼是份機緣,看見動物們在那活動是份體驗。

而我相信,能夠好好尊重動物,才有可能好好的尊重人。

珍惜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