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執行長說書|MICE觀光的重要性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f2 preset

談觀光|MICE會展的重要性

可能是即將到來的夏季疲累,又或者是最近突然的事情太多,總之開會回來工作室的捷運途中,靈機一動,那麼乾脆中午來場小約會,吃頓好吧。

於是放好東西牽好手,同樣的捷運,不同的心情,往南港軟體園區的中信大樓乾杯燒肉前進。

滿滿的外國人。

不管是店門口、店內、走廊上,都是戴著證件的外國人,我拉開今早的記憶,從文湖線換成板南線時,確實也是龐大的人潮要去南港展覽館。

啊,對了,因為2019的COMPUTEX從28號開始展覽5天,並且由於新的二館啟用,所以參加攤商比去年成長10%,無怪乎如此多人。

順道一提本次科技新亮點:

  1. 時代在改變,關於機器人、挖礦已經消失在市場上。
  2. 本次主要是關於影像辨識、零售服務應用、智慧農業,以及後頭整合到雲端的數據分析。

從生活上來說舉個例子就是現在你去麥當勞、摩斯等都會發現有一台比人還高的自動點餐機,並連結到後台的POS出餐系統,同時越來越多元的電子支付管道配備,這就是此時此刻的科技市場。

回到觀光,所謂的MICE指的是:Meeting & Incentive & Convention & Exhibition。

舉例像是常見的醫學中的外科醫學年會、獎勵旅遊則就像是直銷常辦的年度大會,鼓勵績優會員出國旅行,最後則是展覽,像是美術展、故宮展、兵馬俑展等等。

每一個項目當然都會帶來該項目的不同族群,比如我記得某本外科醫師寫的書中有說到,每次他去參加這種會議,就像是去見家人一樣,因為在這個世界上他們這些人自成一個小世界;或者像是世大運,因此有許多其他國家的選手初次來到台灣。

而且MICE和一般團客、自由行旅客最大不同的地方就是:消費力的差別

不管是買家還是賣家、獎勵的被獎勵的,總之商務客的比例居多,此外因應交易,所以可以花公司出差費用核銷的機率也增加,故此整個市場都能活絡起來,自然帶動觀光,就像是排隊半小時才有位子的時候,我趁機問了雖然忙但是依舊態度很好的店長:

「最近應該都很多外國人喔?」
「對啊最近都是呢。」
「不過你們態度都還是很積極很好呢。」
「謝謝~因為都把資深的調過來了啊~~」

MICE對於一個城市觀光的重要性可見一斑,因此自然全世界主要城市都在積極開發此塊,比如像是:

MEX法蘭克福獎勵旅遊與會議展,歐洲最大獎勵旅遊展,各國旅遊局、會議場地、等等。2018年分析,買主來自88個國家,共計3,888人,參觀者來自98個國家,共計4,942人,媒體來自27個國家,總數206家,參展共160個國家,共計3,500家廠商。

而台灣在此塊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特別是現今發展重心移往亞洲的現在。

先說是硬體設備,也就是場館。

東京2015年發佈「東京都MICE招攬戰略」,預計在2024年前成為全球前3大會展城市。Tokyo Big sight,有明國際展示場共有9萬5平方公尺,且東京有3大展覽館。

韓國首爾,執行單位為首爾觀光公社。2008年首爾會展局成立、在2013年發佈首爾MICE發展總體規劃2014-2018、2019年1月21日發佈「首爾市政府四年計畫」,強化會展產業競爭力以及會展產業聚落:扶植小型會展業者、設立首爾觀光研發支援中心、首爾觀光學院培育會展人才、2025年前首爾東南區與麻谷建構28萬平方公尺的園區和支援中心等。
首爾有4座展覽館,最大中心在京畿道的KINTEX,共有10萬平方公尺。

中國上海,在2016年頒佈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綱要,現最大中心在上海國家會展中心,共有40萬平方公尺。

香港,現有2座會館,最大是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計8萬平方公尺,但現已面臨供不應求,因損失多場會議收益,因此正在積極擴建當中。

新加坡,於2014年頒佈The MICE 2020 Roadmap,現共有4座展覽館,最大有10萬平方公尺。

曼谷,20年發展計畫從2013-2032年,現最大中心為13萬平方公尺。

台北主要展區為南港一館、二館、世貿一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等四個地點,但僅台北國際會議中心可接待3,000人以上,同時有多個分組討論會議室,新登場的南港二館雖可容納3,000人,可無多個分組會議室,需搭配一館使用。

而軟體,也就是整合行銷和爭取會議上。

從2016年到2017年台北的成長率是下降8.4%,從90場降到76場,並且比如說今天真的有一團假設500人的直銷獎勵團來台北,哪裡住宿好?哪裡可安排特色晚餐?想去北投要找誰?去大稻埕又有哪家店可以同時容納這麼多人?或導覽旅行該怎麼拆開來?

我曾聽過一個案例,人數更多的直銷獎勵團來去首爾,想要安排一場別出心裁的晚餐,結果安排到了漢江旁一處河岸租借下來,和飯店一同舉辦了一場大型戶外晚餐。

在乾杯燒肉旁邊的無印良品晃到時間到來之後,終於輪到我們的位子坐下來,點了超值午餐的和牛套餐,周邊都圍繞著各種語言的外國人。

乾杯燒肉常換午餐菜單,今天是兩種和牛部位,塊肉瘦肉帶著酸、腹肉軟而帶甜,豬五花肉要烤帶著焦才好;沙拉新鮮、湯有誠意,吃得很滿意。

而看來中信大樓的餐廳成了展覽的最大贏家,因為這裡選擇多且重要是有空間可以容納,可原本二館後面的一般小吃則其實還有很大發展空間。

這就像是那天經過北流音樂中心,位在昆陽站和南港站之間,同樣勢必再來也會因為演唱會而擁有新的人潮,可周邊舉凡交通、飲食等都十分缺乏。

香港每年可以因為MICE而獲益2,200億,但台北僅有426億,其實真的很可惜;原本既有的國際電腦展、國際自行車展、國際工具機展、生物科技展、國際醫療暨健康照護展、汽車零配件展、食品展、建材展等,應該還要想辦法有更多台灣特色展,比如這次文博會就精采的很值得有更多旅行觀光上的合作推廣,讓更多旅客能夠看見台灣文化的熱浪。

並且在國際情勢之下,台灣市場其實擁有更多機會可以吸引其他國家專業人士前來,如何把硬體擴充、軟體整合,諸如旅行業者、行程安排、住宿推薦等等,雖處處都是政府和民間業者溝通上的代溝,但總要想辦法找到橋樑來整合。

特別是亞洲地區競爭激烈,因為東京、新加坡、台北、首爾、上海,可以說大家都很像,如何同中取異,像是台北的優點在於距離近,你可以在半小時之內從市中心到山頂,轉個身就從傳統的賣麵炎仔到老屋新生,最近新開的「印花作夥」二樓,去COFE吃片用台灣茶做成的巧克力COTE。

是不容易,但是看著中午不斷翻桌的燒肉,想必這幾天業績一定很得意吧。